發新話題
打印

講講涼山彝族的歷史和現狀

講講涼山彝族的歷史和現狀

先舉個例子
你們要離婚怎麼辦?會去民政局或法院判決離婚。
在涼山彝族地區,這就是非法的。
哪怕你和你老婆都是彝族中的政府官員,你們法院判決的離婚裁決在涼山彝區也是非法的,完全無效。
這就是中國對涼山彝族統治的真實情況。
中國政府對涼山彝族的統治只是一種名義上的形式統治,而非實際上的統治。
中國政府能對涼山彝族地區的潰爛負什麼責?負不了責!自古如此。
政府只負責給彝族撒錢和搞些基礎設施建設,錢出了幾千億。至於能否收效,也不是政府能夠監管的。
彝族地區也任命了一些漢族官員,其實只是領工資,極少去彝區上班,稱為遙領某縣某職務,去了也沒用。人家連國法都不承認,何況你一個外來漢族幹部?
現在中國政府在涼山彝區也是騎虎難下,設立了那麼多縣和鄉、鎮。要管,控制不了。要放棄這些地方政權和已經開展了六十多年的各種地方事業,又不敢。
現狀就是繼續撒錢和任其潰爛。
這個就像明朝時期西藏名義上是中國領土,但明朝政府哪裡真管得了西藏內部的事?
現在的問題是涼山彝區的事其實中國政府管不了,而又不敢讓外界知道。外界又往往把涼山彝族社會潰爛的髒水潑給政府,要政府承擔責任。
在1956年民改以前,涼山彝族的事,歷代中國政府都是不管的。毛時代雖搞了民主改革,完成了對涼山彝區的形式統治,但再下一步就沒辦法了。
當時設立涼山彝族自治州各級政府,州、縣、區、鄉,是請彝族各部落頭人來兼任中共政府的各級官員。這個就形成了中共和彝族部落共治涼山的局面,至今牢不可破。
所以不是中國政府想在涼山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特別是縣鄉鎮以下,實際政權還在彝族部落大大小小的頭人手裡。
所以外界設想的一切治理涼山彝族地區的措施都是隔靴騷癢,連問題的癥結都沒有觸及到。涼山彝族部落、家支組織不取締,中國政府在治理涼山彝族地區上很難取得什麼實際進展。而取締他們這個扮演了幾千年基層政權性質的部落、家支組織又談何容易?毛澤東時代都沒有辦到。
涼山彝族過去被稱為猓猓,就是野人或類人猿的意思。在1956年之前,歷代中國政府就沒有真正統治過涼山彝族,而他們的傳統意識中也沒有中國和他們是中國人這個概念。涼山閉塞,它的真實情況外界歷來知之甚少,至今如此。
不同的歷史和生存狀態形成了不同的民族文化和價值觀。涼山彝族長期處於奴隸社會,馬克思說:「一切社會佔主導的意識形態都是統治階級的意識形態。」奴隸主好逸惡勞,以掠奪周邊民族、剝削奴隸為生活方式的意識形態是涼山彝族社會的主流意識形態。所以涼山彝族的傳統價值觀確實是鄙視勞動而崇尚犯罪的。現在就是以各種類型的犯罪作為變相掠奪周邊民族的手段。
解決涼山彝族問題本來有一個較為可行的方案,就是四川省委九十年代向中央提出的方案,拆分涼山州,把管轄17個縣市的大涼山州一分為三,分為兩個漢族地級市和一個彝族自治州,中共可以乘機加強管制,眾建諸侯而少其力。同時對涼山彝族中猖獗的各種類型的違法犯罪要依法進行嚴厲打擊,再也縱容包庇不得了,「兩少一寬」政策誤國害民,也把涼山彝族給毀了。《左傳》中說:「勿使滋蔓,蔓難圖也。」民族政策的失誤之處該反思就要反思,該檢討就要檢討,該改革就是要改革,捂蓋子總有捂不住的時候,現在中央聽不進去,我輩就不復有治彝的良策了。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