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辛亥以來涼山彝亂大事記

辛亥以來涼山彝亂大事記

1915年,布拖、普格彝族部落武裝八千人攻西昌,於六馬塘擊潰西昌駐軍三千人,西昌城內一夜數驚,四鄉均被焚掠,到處殘垣斷壁。又越西彝族各部武裝亦大舉出巢,分道焚掠越西、甘洛、石棉、漢源、金口河、峨邊各地漢族、西番人(藏族中一支)鄉場村堡。
1916年,彝族部落武裝攻陷昭覺縣城,境內漢族全被擄掠為奴,縣城盪為丘墟,自此漢人不敢入昭覺,昭覺縣有名無實,昭覺縣官寄居西昌大興場,稱為遙領縣事。
1918年,涼山彝族四大土司之一阿都土司都龍光率布拖、普格、西昌境內彝族部落武裝再攻西昌,焚掠安寧河平原及瀘山寺廟,地方駐軍反擊,敗其部於瀘山光福寺,都龍光遁回普格。同年,雷波縣彝族恩扎、吳奇等部一千餘人淫掠焚殺海堖壩等處漢族鄉村兩日兩夜。
1919年,涼山彝族部落武裝趁駐軍防守不嚴潛入西昌城內,焚掠並劫走監獄中彝族要犯,西昌城內漢族軍民與之展開巷戰,時人稱為“劫卡事件”。同年,雷波、馬邊等縣彝族部落武裝焚掠雷波、馬邊各漢族鄉鎮。攻陷雷波三棱崗城,除十三人突圍外該地所剩漢族軍民全被擄入山中為奴,焚毀馬頸子等處所有漢族村莊,圍雷波縣城。
1920年,越西縣彝族部落武裝襲擾小相嶺,劫掠客商、綁架路人,致使川滇交通大道阻斷,行旅裹足。
1922年,彝族部落武裝萬人再犯西昌,攻掠城鄉各地。西昌縣長萬象新親率駐軍及地方民團與之戰于海南、大箐梁子,彝人始退。
1924年,寧蒗、鹽源、鹽邊彝族部落武裝焚掠鹽源、鹽邊全境,殺瓜別蒙古族土司紀鎮藩全家,又攻陷、焚毀中所、前所、後所蒙古族土司衙門,擄鹽源、鹽邊、寧蒗、華坪、永勝、米易等地漢族、摩梭人、西番人數萬入山為奴,焚毀漢族村堡、場鎮數百,哀鴻遍野,廬舍為墟,兩鹽摩梭人自此浩劫以後一蹶不振。同年,雷波縣彝族吳奇家部落武裝出掠順城鄉,當地漢族所有房物半被焚毀,雷波縣長羅冕南亦被殺,多人被擄入山中轉賣為奴。
1926年,涼山彝族土目爾歐母海率部攻掠西昌,焚掠各鄉場村堡,截斷川滇大道,西昌駐軍羊仁安、鄧秀廷部反擊,涼山各彝族部落出兵數萬助爾歐母海,敗鄧秀廷於沙騾馬(今普格螺髻山區)。
1927年,西昌北山彝族部落武裝焚掠西昌、冕寧,駐軍鄧秀廷部與之戰。同年,雷波彝族各部亦復起焚掠,打死當地駐軍一千餘人。
1929年,西昌北山彝族部落糯米家、羅洪家焚掠西昌城郊、西寧、禮州、月華,鄧秀廷率部擊敗之。
1930年,鄧秀廷部進剿西昌北山、冕寧、喜德彝族部落武裝,蕩平彝寨上百,驅逐黑彝奴隸主,強制彝族部落改漢(即強制漢化)並編聯保甲受其統治。
1931年,西昌、昭覺彝族部落武裝兩萬餘人焚掠西昌鄉村,兵鋒達於西昌姜坡,揚言要踏平西昌和佔領川南,鄧秀廷率部至東鄉與之戰,並進剿昭覺彝族山區,彝族大小五十一個部落紛紛戰敗,降於鄧,派部落頭人前往西昌監獄坐質輪班,昭覺縣城亦由此光復。
1932年,會東者保彝族土司祿安佑焚掠會東、會理,綁架商旅,國民黨劉元璋(劉文輝之侄)部出兵進剿,俘祿安佑夫婦並其幼子凌遲活剮於西昌較場壩(今西昌月城廣場)。
1933年,越西縣普雄彝族部落武裝大舉出巢焚掠越西、甘洛、石棉鄉村,鄧秀廷率部進剿,時藏軍受英帝國主義指使侵犯川邊,鄧秀廷撤普雄之圍北上救援川邊各縣,敗藏軍於金沙江。
1934年,涼山彝族土目爾歐母海趁鄧秀廷救援川邊而率部焚掠西昌大興、川興、高梘、海南諸地,鄧自藏區返回西昌,執爾歐母海斬於西昌城內,所部均降於鄧。同年,雷波彝人攻入縣城焚掠。
1935年,冕寧拖烏彝族部落果基家、羅洪家、倮伍家武裝殺國民黨冕寧縣長鍾伯琴、團長李德吾等千人。後又俘殺紅軍抗捐軍,擄其全部武器。鄧秀廷率部進剿,各彝族部落輸款請降。
1936年,西昌西山彝族各部落武裝搶掠沿山漢族鄉村,鄧秀廷率部六千進攻西山彝族,驅逐奴隸主,強制彝族部落改漢並編聯保甲受其統治。雷波彝族各部攻掠黃瑯,焚毀民房五百餘處。
1937年,普格彝族部落武裝焚掠普格、德昌、西昌漢族各鄉村,國民黨四十七軍軍長李家鈺率部與之戰,殺彝族阿都土司都定臣。鄧秀廷亦率部擊敗彝族部落吉狄家。雷波縣長吳均於赴任途中為彝人所擄走。
1938年,普格、布拖彝族部落武裝萬餘人焚掠普格、寧南,阻斷西昌至寧南大道,鄧秀廷率部進剿,戰事持續兩年之久,一直打到布拖境內,大小五十三支彝族部落兵敗投降,是役鄧殺剽悍黑彝千人。
1940年,會理縣彝族大奴隸主蔡三老虎(阿俄長發)四齣焚掠,阻斷川滇大道,西康省政府主席劉文輝派鄧秀廷出兵征討,鄧擒殺蔡三老虎二兄蔡金萬、蔡銀萬等,蔡三老虎詐降遁去,鄧秀廷回師西昌督修樂西公路。
1941年,昭覺各部彝族武裝進攻喜德,打敗鄧秀廷部團長羅阿牛(羅洪木嘎之父),聞鄧回師來援後自行退去。鄧秀廷率部七千再攻西昌北山彝族各部,並派人刺殺昭覺彝族各部盟主瓦渣那支。
1942年,昭覺彝族各部武裝襲擊國民黨駐軍並再次攻陷昭覺縣城,鄧秀廷出兵萬餘擊敗之,二次光復昭覺。
1944年,鄧秀廷病死於甘相營(今喜德縣城),西昌地區人心惶惶不可終日。喜德、冕寧、越西、鹽源、西昌、昭覺各彝族部落紛紛出兵進攻鄧秀廷部,鄧子德亮時年僅十六歲襲職為靖邊司令官與母呂逸仙將鄧氏族人全部武裝起來組織舊部抵抗,國民黨中央軍亦出動一團兵力支援,打退各支彝族進攻。同年,國民黨西昌靖邊副司令孫子汶率部萬餘進剿布拖彝區,彝族各部戰敗投降,交出歷年所擄入山為奴之漢族人民。
1945年,越西縣普雄彝人普種鴉片,劫掠行旅,阻斷交通,漢民紛紛控告至省府。西康省政府主席劉文輝命其侄劉元瑄及孫子汶、賴執中、鄧德亮率部萬餘人進剿普雄。普雄彝族各部以阿侯魯木子為剿漢軍總司令、果基馬達為剿漢軍副總司令、果基木古為剿漢軍參謀長,在涼山各部彝族武裝的支援下將進剿的國民黨軍隊擊潰,並焚掠越西、冕寧、甘洛、石棉各漢族鄉鎮,震動整個川南地區,使國民黨政府無法善後。
1946年,抗戰勝利後蔣介石親自下令再剿普雄,派親信賀國光主持西昌軍事,仍以劉文輝之侄劉元瑄為指揮,調集西康各路地方軍隊兩萬餘人,同時出動中央軍和空軍助戰再次會剿普雄,終於打敗普雄各部彝族使之投降。
1950年,國民黨軍胡宗南、賀國光殘部並家屬萬餘人在西昌北山與喜德、越西等處彝區為彝族部落武裝所劫殺,這就是所謂的國民黨軍萬人男女裸身大逃亡事件,此為國民黨自黃埔建軍以來從未有過之奇恥大辱。
1952年,由於當時中共西昌地委主要負責人梁文英思想鬆懈麻痹,缺乏民族地區工作鬥爭經驗,措置軟弱無力,導致美姑縣彝族部落武裝包圍牛牛壩,打死打傷政府工作隊員多人,並搶走大量物資,涼山各地彝族部落武裝亦蠢蠢欲動,大肆叫囂要把“毛澤東的娃子(指共產黨)”趕出大小涼山。“牛牛壩事件”發生後梁文英被迅速調離涼山。
1954年,美姑縣以阿侯家、蘇呷家為首的彝族各部武裝進攻解放軍駐美姑各守點部隊,要求解放軍和共產黨撤出涼山彝區,涼山軍分區副司令員楊植森(蒙古族、烏蘭夫的內弟)迅速調集兵力將各叛亂武裝擊潰。
1955年,涼山進行廢除奴隸制度的民主改革,越西縣普雄申鍋莊彝族部落武裝率先發動叛亂,此後大規模武裝叛亂遍及川南各地彝區,造成解放軍、工作隊、民兵、支前民工、縣區鄉幹部重大傷亡。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粟裕大將亦親自前往涼山坐鎮指揮平息武裝叛亂。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