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轉帖] 關於當前中國民族工作的最高指示

關於當前中國民族工作的最高指示

2014年的中央民族工作會議是新時期召開的新壹屆中央領導集體第壹次全面、系統部署民族工作的十分重要的會議。習近平同誌的講話,從全局和戰略的高度深刻分析了我國民族工作的內外形勢,深刻闡述了當前和今後壹個時期我國民族工作的大政方針,是綱領性的文件。這次會議有很強的現實針對性。習近平同誌說:“近些年來,我國民族關系出現壹些新情況,民族地區改革發展穩定面臨壹些新問題,特別是西藏‘3·14’、新疆‘7·5’等事件發生後,社會上、黨內外對民族問題、民族工作出現了不同認識,既有肯定性和建設性意見,也有批評和質疑的看法。黨中央感到,專門召開壹次民族工作會議很有必要。”因而召開這次會議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準確把握新形勢下民族問題、民族工作的特點和規律,統壹全黨思想認識,明確目標任務,堅定信心決心,提高做好民族工作的能力和水平。習近平同誌說:“上個世紀90年代,受世界民族主義浪潮沖擊,蘇聯壹分為十五,南斯拉夫壹分為六,捷克壹分為二。而中國呢?同樣也姓‘社’信‘馬’,只有我們挺住了。為什麽會這樣呢?壹個重要原因就在於我們找到了適合我國實際的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同時也要看到,西方“在解決民族問題上也沒有什麽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

關於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問題

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我國的壹項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的重要內容和制度保障。但是,在西藏‘3·14’、新疆‘7·5’等事件發生後,中國社會上對這壹制度產生了壹種反對的浪潮。有人說這是照搬蘇聯的失敗模式,違背了中國的歷史傳統。他們說中國歷史上的土司和羈縻制度僅限於管理少數民族內部事務,而不能涉及統治廣大的漢族人民,並且明清以後國家就實行了改土歸流的政策。有人認為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最終會強化少數民族的民族意識,而導致民族分裂運動。有人說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使生活在民族地區的漢族群眾的利益被邊緣化了。還有人甚至認為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為民族分裂活動創造條件,將它與藏獨要搞“大藏區”的高度自治、疆獨要搞獨立的“東突厥斯坦”、蒙獨的“三蒙合壹”掛鉤。因此,如何對待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就成了眾所矚目的大問題、根本問題。習近平同誌壹錘定音,特別強調:“有人說,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不要搞了,民族自治區可以同其他省市實行壹樣的體制。這種看法是不對的,在政治上是有害的。我再次明確說壹遍,取消民族區域自治制度這種說法可以休矣。民族區域自治是黨的民族政策的源頭,我們的民族政策都是由此而來、依此而存。這個源頭變了,根基就動搖了,在民族理論、民族政策、民族關系等問題上就會產生多米諾效應。”習近平同誌又說:“我多次強調,在改革問題上絕不能出現顛覆性錯誤,大的制度和方針政策不能搞180度的大轉彎,否則沒有不跌跟頭的。”治理國家、治理社會,很多東西就是不能動,壹動就會產生連鎖反應,越動越亂。

關於民族理論政策

對於民族理論政策,壹段時間以來,主要有“三論”:壹是“過時論”,強調因為過時,所以要搞第二代的“民族政策”。二是“取消論”,認為要建立公民社會,就應該取消民族身份、優惠待遇等等——信息化、城鎮化、網絡化、全球化了,還分什麽民族?中國民族中的這樣那樣問題的出現就是因為五六十年代自作聰明的搞民族甄別惹出來的禍,不分,大家都壹樣,還有這些事兒嗎?三是“淡化論”,認為凡是不壹樣的東西,淡化其特點,就不會有事、不會有這麽多事,民族意識要淡化,民族語言、文化、宗教、風俗——總之,能淡化的統統要淡化。習近平同誌對這些問題進行了有針對性的回應: “那種把多民族當‘包袱’,把民族問題當‘麻煩’,把少數民族當作‘外人’,企圖通過取消民族身份、忽略民族存在來壹勞永逸解決民族問題的想法是行不通的。”

關於民族識別問題

  關於民族識別的問題有三種情況:壹是壹部分少數民族群體對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開展的對壹些民族識別的科學性提出異議,還有人認為過去的民族識別工作制造了很多“假少數民族”,進而要求重新劃分和識別中國各民族;二是歷史遺留的壹部分人群,如鐵改余、穿青人、瓦鄉人、夏爾巴人、莽人、克木人、摩梭人等,要求歸屬或單壹成立民族;三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壹些地方少數民族人口所占比例持續增大,要求成立新的民族自治地區,或者要求擴大自治地區範圍。對此,習近平同誌表態說:“開展民族識別和建立民族區域自治地方的任務已經基本完成,不存在繼續推進的問題,不要在這個問題上繼續做文章了。”他還說:“56個民族就是56個民族,不要再細分了,如果再細分,分成幾百個民族都有可能。這個口子壹開,就會亂了套。”民族工作部門要悉心掌握好這些原則。全國已經建立了155個自治區、自治州和自治(旗)縣,44個民族建立了民族自治地方,1000多個民族鄉和民族社區作為民族自治地方的補充形式。每個民族都有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百萬人以上的民族有全國人大常委、全國政協常委。少數民族幹部從1984年的137.2萬增至300多萬人。全國少數民族自治地方已經超過國土總面積的百分之六十四。

TOP

仍然是那套教條。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