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寶劍流落石棉縣安順場賴家

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寶劍流落石棉縣安順場賴家

近年來筆者看到若干媒體中報道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寶劍流落四川省雅安市石棉縣安順場賴家的相關新聞及論述文章,甚至原國家外交部副部長馬文波將軍也在全國範圍內多次尋訪該翼王劍的下落。但國內媒體的相關報道,包括雅安本地報紙對這段史事的報道均有很多訛誤之處,若干問題並未搞清,很有澄清之必要。筆者對此段歷史掌故有所了解,現願將所知寫出來以就正於方家,或拾遺補缺供學術界參考。
位於四川省雅安市石棉縣的安順場在中國近代史上赫赫有名,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翼王悲劇地,紅軍勝利場。 安順場在清代屬於四川寧遠府越嶲廳所轄,舊名紫大地,又名紫打地、誅達地,清末場鎮為山洪所毀,另擇新場重建,越嶲廳同知孫鏘取“山地久安,河流順軌”之意,更名安順場。現在的安順場是個彝族鄉,但其實場上歷來無彝族居民。清末的安順場是越嶲廳松林地土司所轄“河道七場、四十八堡”中的首場,歷代為松林地土千戶王土司家的駐牧地,王家曾在場上建有衙門,地址就在今安順小學。1927年,當地著名士紳賴執中聯合李德吾、劉崇高等將松林地土司“改土歸流”,沒收末代土司王光祖家的衙門、財產辦起了安順高級小學,王光祖的一個妹妹也作了劉崇高的小妾,王家才搬回了馬頸子原土通把衙門去居住。這個賴執中的情況下文再詳細敘述。關於松林地土司,清代稱為西番人,今歸入藏族,所轄堡民亦多為西番中的爾蘇人,或稱木雅藏人,有說是西夏遺民後裔。由於前代土司王應元參與打敗了石達開,所以由土千戶陞授為土都司,加副將銜,慈禧太后命繪其像於故宮紫光閣。
清同治二年春三月,太平天國電通軍主將翼王石達開率部五萬餘人自滇之米糧壩(今雲南巧家縣)渡過金沙江進入四川西昌轄境(後來紅軍長征有一路偏師亦是由此渡江入川)。石達開屯兵於西昌南山,見西昌戒備森嚴,城高牆厚,不敢強攻,繞城北上,直趨冕寧, 欲圖蜀中以為根本,恐清軍屯重兵於富林,而不走越嶲大道渡河。時石達開暮氣已深,不復當年英銳,孤軍遠征,轉戰萬里,無後勤補給,自疲於山谷之間,途經冕北拖烏聞一地名“鐵宰宰”,鐵宰則石開,疑懼頓生,頗有悔意,思之再三,才率兵北上直達大渡河南岸之紫大地。當時拖烏地區尚無彝族部落居住,土著皆番人,這是與後來紅軍過拖烏彝區的情形大為不同的。
石達開部至紫大地時駐兵營盤山,大渡河北岸尚無清軍防守,唯松林地土司王應元斷松林河橋,沿西岸防禦,並將紫大地居民、糧食、船隻全部徙過松林河。適雪山融化,大渡河、松林河水陡漲丈余,石達開誤以為是山洪爆發其涸可立而待也,兼之王娘某新產一子,遂按兵不動,坐失戰機。不料三日後,清朝大軍雲集,而河水不退。三月三十日達開以銳卒數千紮筏搶渡大渡河不成,四月四日再渡不得,六日改圖松林河又失利。當時松林河水面廣闊,不同於今日,不可以今日河流演變後之狀態揣測昔日太平軍搶渡不力。
達開知陷入絕境,憤極圖存。十八日,親督敢死士口銜利刃分道搶渡大小二河,又被清軍和土司兵阻截,天塹難渡。而此時軍中糧盡, 食及戰馬,馬盡又食及草根,所部死屍枕籍。大渡河、松林河都過不去,要退回冕寧、西昌,山路又被煖帶密土千戶嶺承恩率彝兵伐巨木所斷。至是戰守俱窮,進退失據,所部多餓斃。四月二十六日,石達開攜子石定忠並宰輔曾仕和、黃再忠、韋普成自往清軍大營求死,捨命以救部屬,後押往成都被凌遲處死。之前,王娘八人已投大渡河而死。余部五千人繳械後,駐於漢源縣大樹堡禹王宮,五月四日為彝族土司嶺承恩盡屠之。
石達開紫大地覆師蒙難以後,他有一把隨身攜帶象徵權位、令符的寶劍就輾轉流落到了清朝奉政大夫、大渡河地方豪強、安順場人賴進學手裡。此劍長四十多公分,以鯊魚皮為鞘,劍把兩面均嵌有翡翠、寶石並刻有翼王石達開五個正楷小字。尾端劍柄用黃金製成,上有紋飾。寶劍寒氣逼人,削鐵如泥,賴進學視為至寶,四鄉八里的老百姓均來觀看,民國初年的《越嶲縣誌》中曾對此作了記載。關於翼王劍是如何流落賴家的,目前有兩種說法。一說是當地參與過進攻石達開部的土人獻予賴家的。一說是太平軍孑遺贈給賴家的。筆者在安順場詢問年逾九旬的太平軍後裔賴光隆時得知此類說法。賴老先生自述其祖上為翼王石達開遺孤(疑為石達開幼子石定基),後被賴進學收養為假子,更姓為賴,躲過清軍追捕。 賴進學,字錫山,其墓位於安順場對面大渡河北岸之騎虎山之巔,今尚存。墓前有殘碑一通,疑為文革所毀,兩面碑文尚可辨識,碑身正面刻有“故奉政大夫賴公諱進學之墓”,其餘部分已殘缺。碑身反面為墓表,可觀之文字尚多。其中述及賴家祖籍廣東興寧縣,清代咸豐年間避禍入蜀,以採礦致富,賴進學恭勤王事,組織團練參與鎮壓野夷叛亂有功,授奉政大夫,子賴秉權(即賴執中)歷任要職等。查清代史料,奉政大夫系正五品文官官階,可見賴進學當時非一般的地方豪強可比。觀察該墓情形,似已被盜掘,墓正中有明顯盜洞一個。詢及當地村民,證實該墓確已被盜。村民並表示凡大渡河兩岸賴家墳塋均已被盜,非獨此處,歹人為求墓中寶貨。問何以知之?答日該地村民過去幾代皆為賴家佃戶,故對賴家情況知之較詳。又問賴家歷史上勢力如何?答日威凌河道,稱霸一方,夷番頗畏之,唯下游富林之司令官羊仁安可與之抗衡,兩家打過冤家,死了不少人。 再問是否知翼王劍之事?一村民老者答知其由來,然不知所終。所言亦與賴光隆老先生相類。

TOP

1935年,紅軍長征又到安順場,此時賴進學早歿,適其子賴執中時代。賴執中,又名賴秉權,繼承賴家權勢,積職為川康綏靖公署顧問、夷務宣撫專員、川康邊防軍少將參軍、西康省參議員、寧屬屯墾委員會委員,是民國時期川康名士之一。紅軍到達冕寧縣瀘沽鎮之時,賴執中率部駐守在栗子坪,二十四軍旅長鄧秀廷派人送來口信,告訴他紅軍銳不可擋,賴就率兩連士兵撤回家鄉安順場,正遇防守大渡河北岸的二十四軍準備焚毀安順場,由於安順場上大半的房產皆為賴家所有,賴即率部制止不準燒場,並截留大船一隻。當夜紅軍即佔領安順場,賴執中在衛士保護下逃入彝族山區。紅軍依靠這隻大船搶渡大渡河天險成功,避免了成石達開第二。這個事情現在解放軍總政治部已將其編排為崑劇《飛奪瀘定橋》,此處不贅。 據安順場當地多位老人介紹,賴執中早年曾在四川省省長、國民黨二十三軍軍長劉成勛部擔任副官處長,系劉成勛之親信,他與當年同在川軍中的將領劉伯承早就認識,劉之部下袁品文、韓伯誠亦為賴之密友,劉伯承率紅軍先頭部隊逼近大渡河時曾派安順場袍哥首領何海福帶來親筆信一封給賴執中,叫他為紅軍搶渡大渡河提供方便。此事不知確否,姑記之,籍留以待後之史家考證。

據《安順(場)鄉土志》記載,紅軍過後賴執中曾往成都晉見四川省政府主席劉湘,面談治理川南民族問題的若干意見,很得劉湘重視,賴便將其父所藏翼王石達開寶劍贈予劉湘。此事賴執中的好友、國大代表、西康省參議員孫汝堅先生在解放後所寫的史料中亦持此說。又劉湘昔日的幕僚在回憶文章中還說賴執中同時贈給劉湘一幅翼王石達開在安順場的藏寶圖,劉湘便派兵一營隨賴執中駐守安順場,準備發掘石達開的寶藏,後為蔣介石所制止,不果。此事近年來國內外媒體也有報道。筆者詢及石棉縣文化館老館長陳多才先生。陳老先生表示賴執中乃是其舅公,他過去經常出入安順場賴公館,在抗戰時期見到翼王劍尚在賴家,而當時劉湘已死。至於賴家有翼王藏寶圖的事,他表示不知情,並說石達開兵敗後紫大地發生過嚴重泥石流使地貌已經改變,縱然賴家真有藏寶圖也未必能夠找到藏寶地點,但他說賴家確還有一把翼王所用顯示威儀的傘蓋他早年曾見過。陳多才並稱賴執中的性格為人他是清楚的,不大可能因為討好而將翼王劍贈予劉湘,他過去未退休時一直受有關部門委派在調查翼王劍的下落,至今未有結果。

1942年,樂西公路大渡河鐵索弔橋竣工,身為樂西公路富林至擦羅段督修專員的賴執中出席通車典禮,有感於翼王石達開於大渡河覆軍蒙難八十年事而倡議捐款在該處石兒山為石達開建亭鐫碑以資憑弔。賴執中的倡議報告得到國民政府要員的批准,於佑任、林雲陔、熊式輝、白崇禧、劉文輝、張篤倫、劉萬撫、韓孟鈞、楊學端等紛紛捐款刻碑,並委賴承辦此事,賴本人也作了《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紫大地蒙難紀實》的碑文。當時稱此為“靈岩勝跡”,這些碑刻是研究石達開所部事迹的重要史料,可惜在文革中多已被毀。

1951年4月,賴執中及其主持安順場賴家事務的如夫人賴崔淑君先後在清匪反霸運動中被處死,安順場上佔地數十畝的賴公館沒收充公,改為越嶲縣第五區人民政府,而賴家所收藏的翼王劍也就不知所終了。幾年後,安順場發生火災,昔日的賴公館全部化為灰燼。現在安順場上的賴家大院(即賴公館)系前幾年政府出資局部新建的旅遊景點,已非當年奉政大夫第的盛況可比了。

TOP

發新話題